当前位置:主页 > M普生活 >大脑执行功能受损‧GDD需完善特殊治疗

大脑执行功能受损‧GDD需完善特殊治疗

2020-06-29 访问量:437 分类:M普生活 作者:

大脑执行功能受损‧GDD需完善特殊治疗

大脑执行功能受损‧GDD需完善特殊治疗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)Janice3岁走路或移动时都非常缓慢及怪异,肢体严重协调不良,更无法用双手捉住一粒球。她也经常走不稳而跌倒,平常都不愿意开口说话。后来父母带她去看脑神经科及小儿科,脑部磁力共振造影(MRI)也显示一切正常。后来在多方面的合力诊断下,才被诊断出她是全身性发展迟缓(Global Developmental Delay,GDD)。临床心理治疗师伍来运博士指出,GDD是指孩童在认知、语言、社会情绪及动作能力的发展明显较同龄者迟缓,一般是在排除其他障碍类别,如唐氏综合症、脑瘫、自闭症等后,才被归类的未知障碍组别。现年14岁的Janice,曾在学前时期被父母送进痉挛儿童协会接受教育,但因不符合条件(即脑没损伤)而被拒绝入学。目前Janice仍在接受一系列的特殊课程,如语言治疗及感统活动,至于到国民型特殊学校上课,母亲张太认为还不是时候。她解释,在国民型特殊学校就读的特殊学生都有一定的自理能力,但是Janice连握笔都不会,根本不能写字做作业。肢体协调能力奇差对于Janice的状况,张太也理不出一个原因。她说,Janice并不是早产儿,她诞下女儿时也属适产年龄,大约28岁,所以连医生也无法诊断出病因,最后只好根据女儿的失调表现,归类为全身性发展迟缓。她忆述,Janice出世时与一般的婴孩无异,直至3岁时,因无法站好,加上走路不稳,让她夫妇俩深觉不安。后来,Janice的情况愈加严重,尤其是对重力特别敏感,而且肢体协调能力奇差,这从她在走平衡木时需要旁人全力扶助而得知。此外,由于她无法好好地控制手指,没有明显的惯用手,因此做不到一些精细动作,如握笔杆。女儿接受感统训练“我和丈夫都不知道女儿发生了甚幺事,只好带她去看医生。医生也看不出结果,就叫女儿做脑部MRI,最后也照不出结果。”在多次诊察后,Janice被医生诊断患上全身性发展迟缓(GDD)。虽然当时张氏夫妇都对GDD毫无头绪,但是他们沿着这个方向给予女儿指导,并于两三年前在育有自闭儿的朋友介绍下,首次让女儿接触感统训练活动。“其实,我在之前已经听说过感统训练,因此并不感到陌生。当时已有资料显示,感统训练不仅限于特殊孩童,即使是健康的孩童,也能在训练中受益。”GDD认知及语言发展迟缓临床心理治疗师伍来运博士形容,全身性发展迟缓(GDD)就像一个偷工减料的房子(大脑),外表完好无缺,内部却脆弱不已,因此单凭扫描或造影技术如MRI是无法揪出病情的。他说,GDD者的大脑在处理信息时特别慢,尤以执行功能(executive function)受损最甚。根据资料,大脑额叶与执行功能息息相关,当执行功能受损时,所产生的问题不单是记忆、注意力及动作,而是更全面性的行为问题,如监控、计划、判断等。“认知及语言发展迟缓是GDD者最常见的组合类型,一旦患者无法了解传达者的意思,抑或他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,就会衍生其他的问题,如闹情绪、学习迟缓、行为异常等。”询及如何辨识由GDD或其他障碍组别引起的语言发展迟缓,他以自闭症为例,指出有语言问题的自闭症孩童,他们说话时或许没问题,但实际上他们不明白有关词彙的意思。“例如说,当有人问他‘你好吗’,自闭儿会答‘好’,但完全无表情,因为他不知道‘好’的意思;反之经过语言治疗的GDD者,他们知道何谓‘好’,并会做出适当的神情如微笑。”一般上,伍来运会为GDD疑似孩童进行两小时的游戏测试,如叫孩童串珠子、抄东西、对照颜色、排列物品等,以评估孩童的肢体协调、语言、逻辑思考及动作等能力。另外,在他收治的特殊儿童个案中,GDD佔了20%,因此足以显示此障碍组别的普遍性。他补充,感统训练属于职业治疗的其中一部份,GDD者需要的不仅是感统训练,而是一个完善的特殊治疗方式,如物理治疗、语言治疗、职业治疗等。感统训练学会特定词彙Janice是张太的长女,虽然张太首次生产就遇上这个巨大挑战,但她和丈夫仍于较后诞下健康的1男1女,这让张氏夫妇庆幸于自己的坚持,才多了一对孩子。问她小女儿及儿子会否了解大姐Janice的病情,张太表示,小孩们还不知道甚幺事,只是一直追问大姐何时开口说话。“我每次都这幺说,总有一天她会说话的,你们不必担心。”感统顾问王是宪表示,经过两年的感统训练,Janice开始会讲一些特定的英文词彙,如“拜拜、狮子、紫色”等,观察能力也加强不少。譬如当她在家里看到别人如何操控电动门时,她就会有样学样,从观察中学习及实践。他说,Janice也开始喝白开水,而不是每次都吵着要喝加料饮品。针对这一点,张太解释,女儿一点也不笨,她只要有味感的东西,她会嫌白麵包无味,因此每次都要吃喝好料。“现在Janice已能上下楼梯,走路改善很多。因此,只要她的肢体运用能力一天比一天进步,到最后能照顾自己,那我和先生又夫复何求?”MDLAK问卷方式评估语言语言治疗师李主爱指出,根据一般的成长程序,小孩在9-15个月大时,就会说出一个有意义的单字,如“妈妈”,两岁大时能说出较长的句子,如“妈妈,来”,3岁大时则会开始用言语表达自己。她说,如果孩子的语言及沟通能力接不上这个“轨道”,父母可能要多加留意孩子是否有特殊障碍。“如果情况持续不理想,父母除了要带孩子去看儿科及脑神经科,也应寻求心理治疗师及语言治疗师。通常语言治疗师会根据孩童的心理治疗报告,作出适当的评估。”她表示,大马发展性语言评估工具(MDLAK)是语言治疗师最常用以评估有语言发展迟缓或障碍的儿童。这套依据儿童语言发展阶段而编写的评估工具,改良至美国範本,后者经过多重验证及测试,功效备受肯定。“这项评估是以问卷方式进行,由儿童作答。如果前来求助的特殊儿童为4岁,我们一般会给他3岁的问卷,如果跟不上,就会退到两岁,借以了解对方的语言发展迟缓程度。”/良医‧报导:唐秀丽‧2009.10.22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