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D生活妝 >以焦虑为名的温柔:怕伤害别人的人,其实也怕被伤害

以焦虑为名的温柔:怕伤害别人的人,其实也怕被伤害

2020-06-17 访问量:452 分类:D生活妝 作者:

以焦虑为名的温柔:怕伤害别人的人,其实也怕被伤害

来做个小测试,回想一下你「最近一个月」跟他的关係,哪些是你比较容易出现的情绪?

以焦虑为名的温柔:怕伤害别人的人,其实也怕被伤害

A.担心、恐惧、害怕、伤心、紧张、无力、无趣、不安、烦躁、生气。

B.快乐、愉悦、自在、温暖、舒服、兴奋、有趣、安全、平静、新奇。

如果只能从当中选取六个最常出现的感觉,你会选哪六个?

        (请先作答,以下有雷)

        好了我要说了喔,数一下你选择的项目,是A比较多还是B比较多?如果你的B比较多的话,那表示你在这段关係里大部分是满意的;如果你选择的是A比较多的话,那幺这可能是一段很辛苦的关係,如果刚好是3:3,那这段关係有苦有乐,忧欢参半……

等等,你说这不是废话吗?

是阿,或许你已经听过「幸福夫妻的正负向情绪比例是5:1」,一些日记的追蹤研究也发现「前一天的情绪状态可以预测后一天的关係满意度」(Gottman、Silver,1994;Parker-Pope,2013),但我今天想谈的不是情绪的比例,而是这段关係的「评估」。

三种情绪组合:你的幸福存摺剩下多少爱?

好了,要玩真的了(也拖太久XD),回想前面的问题,你的答案可能是下面几种:

1. A

˙还在热恋期:所以你看到的都是对方身上正面美好的部份,相处的时候还有很多的小路乱撞,别人觉得很怪的地方,你都觉得有趣。

˙正向错觉:你当然知道对方身上有一些缺点,但人本来就是有好有坏,有正有负,你选择去看他好的一面,胜过注意负面的部份(Murray、Holmes与Griffin,2003)。

2.A=B:在这段关係中,你快乐与不快乐的时间是差不多的,那幺这时就要想2个问题

˙通常在什幺时候我比较容易出现A系的情绪(例如谈到某些禁忌话题(Baxter、Wilmot,1985)、聊到前女友、谈到要结婚等等)?

˙对你来说,A系情绪和B系情绪有「正负相消」吗?还是虽然个数一样多,但你大多数时候比较常感觉到A、容易受A影响?根据催光铉(2017)的观点,每段关係都会有「幸福存摺」,当负的影响力主导这段关係,两人都不好过。

3.A>B:照理说这应该是不愉快的关係,不过仍需要问自己2个问题

˙你在坚持什幺:你的测试结果会落到「3.」这边来,表示你的选择当中至少有4个是负面的情绪,你可能是在一段情绪勒索(周慕姿,2017)、或界限不明的关係当中(杨嘉玲,2017)。那幺什幺让你留下来?是罪恶感、不安、还是现实因素?

˙你渴望什幺:在辛苦的关係里,需求往往没有被满足。更多的时候,甚至会忘记自己的需求和痛苦,好让自己「可以」继续待在这段关係里。试着去承认并表达(不一定要直接向对方说,可以先跟你的好麻吉说)自己的需求就是「发声」的第一步。

以焦虑为名的温柔

        怕伤害别人的人,其实往往也是「怕被伤害」的那一个。在感情里面很辛苦却又不敢开口,就是一种「以焦虑为名的温柔」,这是一种虚假的温柔(榎本博明,2017),看似不说破,长期下来却让彼此都痛。

        的确,说破需要勇气,改变也需要时间。但在那之前,先练习让自己「看见真实」。

俗话说,装睡的人是不会醒的,你想要快乐的做梦,还是痛苦的醒着?

海苔熊

延伸阅读

Baxter, L. A.、Wilmot, W. W. (1985)。 Taboo Topics in Close Relationships。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, 2(3),页 253-269。 doi: 10.1177/0265407585023002

Gottman, J. M.、Silver, N.(1994)。Why marriages succeed or fail : what you can learn from the breakthrough research to make your marriage last。New York:Simon & Schuster。

Murray, S. L.、Holmes, J. G.、Griffin, D. W. (2003)。 Reflections on the self-fulfilling effects of positive illusions。Psychological Inquiry, 14(3-4),页 289-295。

Parker-Pope, T.(2013)。婚姻的幸福科学:全球顶尖的婚姻研究,告诉你亲密关係的奥祕与处方(刘洁如、刘嘉路译)。台北:天下杂誌。

周慕姿(2017)。情绪勒索:那些在伴侣、亲子、职场间,最让人窒息的相处。台湾:宝瓶文化 。

催光铉(2017)。家人的第二张脸孔:摆脱「相爱又互相伤害」的 7 种心理练习。台湾:大树林。

杨嘉玲(2017)。心理界限:尊重自己的意愿,3个练习设立「心理界限」,重拾完整自我。台湾:采实文化。

榎本博明(2017)。过度温柔的社会:不强迫、不否定、不责备,为什幺我们不敢说真心话?(杨明绮译)。台湾:时报出版。
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